当前位置:张琳芃 > 张琳芃 >
从企业家到创投家:元禾璞华陈大同的40年“芯”路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19-10-22 06:35

三家公司中的安集微电子是半导体材料商、澜起科技是芯片设计企业,两家企业都已实现连年盈利,安集微电子上市首日以涨幅520.6%领跑,澜起科技的市值一度突破1000亿元。

元禾璞华首期基金规模为32.8亿元,专注于集成电路设计及相关应用的产业投资,出资人包括元禾控股、国家大基金、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等。至此,陈大同的团队更为直接的参与到大基金的投资管理中。

陈大同认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正在迎来“黄金十年”,中国成为全球集成电路主要消费市场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电子产业生态链,5G、物联网、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正在培育。

公开资料显示,元禾璞华重点关注集成电路全产业链,细分领域包括集成电路设计、设备、材料及新工艺技术、关键IP研发及技术服务、工具链开发、分销等;投资阶段兼顾早期和成长期投资,也能够通过成熟期投资和并购整合,帮助国内平台型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2008年,陈大同转身成为全职VC投资人,他的团队支持了兆易创新、联合光电、Unity、Twitch、安集微电子、九号机器人一批高科技企业的成长。十年之后,他结合VC投资和半导体行业发展规律总结了三条定律:百分之一定律、新市场开拓两倍时间定律、新技术开发两倍时间定律。

十年过后,中国科创板在2019年7月22日开市,璞华资本连中三元:澜起科技、安集微电子、天准科技三家被投企业作为首批科创板企业同时登陆资本市场。

璞华资本一经成立就参与完成了对豪威科技和芯成半导体(ISSI)两家企业的私有化收购。谈及从早期VC投资到私有化并购的跨界,陈大同说,“我们要做的是投资产业里真正的好公司。窗口型的机会一旦出现就要抓住,不用把自己限制在VC或者PE。”

2014年,国内芯片投资的新一轮大幕正式拉开。10月,工信部办公厅正式宣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这只初始计划规模为1200亿元的基金首期募集资金超过1387亿元,在行业内又被称为“国家大基金”或更为简洁的“大基金”。

从大学求学开始,陈大同的人生就和半导体紧密结合在一起;30余年的职业生涯中,芯片一直是他的深耕领域 。

当时,凭借在半导体行业的深耕,华山资本和华登资本的部分管理团队、清华控股合作,成立了新的基金管理公司华创投资(已更名为“璞华资本”),受托管理北京市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在封装测试部分的基金。

对应芯片投资领域经历过三轮热潮,分别是2005年前后中国市场美元VC兴起带动的半导体行业海归创业潮,2009年创业板开闸后人民币基金推动的半导体创业热,和正在发生的政府资金以市场化姿态入场带来的半导体行业大发展。

2019年7月科创板开市,璞华资本投资的澜起科技、安集微电子、天准科技成为首批上市企业,国内PE/VC市场的科技投资也掀起热潮。

2009年是中国人民币基金市场重要时间节点,创业板开闸让人民币基金的退出路径趋于可期,一批本土PE/VC机构迅速崛起。只是当时的投资机构在阶段上仍蜂拥Pre-IPO,投资主题上追捧的是更为性感的toC消费。

作为投资合伙人在北极光创投完成了从创业者到职业投资人的过渡后,陈大同在2009年成为中投公司一只海外高科技投资基金的管理人,和同样是企业家出身的杨镭创办了基金管理公司华山资本。

华山资本的两位创始合伙人都毕业于清华大学,“华”是清华的“华”,也同样是中华的“华”。

展讯通信从创业到上市只用了六年时间,背后的VC投资机构收入颇丰。这一成功案例推动了NEA、祥峰投资(Vertex Ventures)等机构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的决定,也成为君联资本、北极光创投等中国VC团队的早期基金带来卓越回报。

1995年,他在硅谷联合创办了豪威科技(OmniVision Techology),研发出世界上首颗单芯片彩色CMOS图像传感器,让手机可以像相机一样拍照;2001年,在上海联合创办展讯通信,研发出世界首颗TD-SCDMA(3G)手机核心芯片,推动了国内通信产业的发展。两家公司分别于2000年和200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

除了在半导体领域的直接项目投资,陈大同还作为顾问参与到2011年中投公司对中芯国际的2.5亿美元投资中。

陈大同。资料图

陈大同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1958-1979年的封闭发展期,1979-2000的艰难转型期,2000-2014年市场主导的野蛮生长期,2014年以来政府与市场共同推动的高速发展期。

如果说过去十多年的市场竞争是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春秋战国”,那么当前正在发生的还有围绕产业头部企业进行的行业并购与整合。

统计显示,华山资本管理的资金有80%的资金投资海外市场,20%的资金留给中国本土项目。他们在国内投资的六七个项目多是在半导体领域,包括兆易创新(GigaDevice)、芯原微电子、安集微电子等。

在硅谷成立的豪威科技和于上海创办的展讯通信在发展过程中都获得了风险投资机构的支持,其中展讯通信对中国VC行业而言尤其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项目,甚至可以说是见证和参与了国内风险投资市场的真正启幕。

回忆2001年回国创业时的市场环境,陈大同说:“国内创新环境缺失的一大现象就是VC的缺位。”

陈大同是清华半导体专业77级的学生,在清华微电子所所长李志坚的指导下完成了本、硕、博阶段的学习,后赴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和斯坦福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

2018年9月,璞华团队与苏州元禾控股、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合作设立管理公司元禾璞华(原名“元禾华创”),成为元禾璞华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管理团队。

“做好投资不能追风口,而是要顺大势。风口两三年就过去了,只有‘大势潮流’才是二三十年不变,集成电路产业的潮流就是从贸工技到今天真正的自主研发。”他说,中国在5G通信、人工智能、3D传感等前沿领域正在出现全球领先的技术公司,他在做的,就是投资那些有眼光、有心胸、有执行力的创业团队。

结缘半导体联手“大基金”半导体投资三大定律

“这笔投资是在中芯最困难的时候投进去的,之后我们帮团队做了管理上的改进,间接成就后多年后上海张江这个中国芯片产业重镇。”陈大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今年9月1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苏州东沙湖基金小镇专访元禾璞华管理合伙人、投委会主席陈大同。元禾璞华的前身是由华山资本、华登资本的管理团队和清华控股合作成立的华创资本(后更名为“璞华资本”)。

采访开始后,陈大同的记忆回溯到2009年的清科年度论坛,有一线投资人在演讲中感慨,“所有行业都能赚钱,就是半导体不能赚钱”。

“1%的市场机会,只有1%的人看得见;新市场成长所需时间往往是分析家们预测的2倍以上;颠覆性新技术的开发所需时间往往是创业团队预测的2倍以上。”他相应解释说。

同是半导体行业的业内人士,陈大同自然知道这位投资人轻松语气背后的沉重现实。当天他许下心愿,一定要投出能赚钱的半导体公司。

9月,市场消息传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大基金”)二期规模约2000亿元,新基金的投资即将正式启动。

张琳芃
推荐阅读